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云之舞

清茶一杯,淡煮人间事。随风而逝,轻舞上九天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2006网易新闻论坛十大写手之一,华语网络原创言论赛金奖得主,首届全国温馨感人博文帖文大展贴优秀奖得主。网易地方论坛天津版版主。网易乱弹广场版主。搜狐星空文化版主。文字散见于《华声》杂志、《假日100天》周刊、《洛阳晚报》、《当代工人》杂志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其实你不懂天津人】天津女人  

2016-03-28 09:25:4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天津女人

    文/林希
    
    只有大姐没有小妹
    
    会生孩儿先生女
    
    多子女时代,天津有句老话,会生孩儿先生女。可见在天津人心里女儿的重要。
    
    农村人则不同,他们的生育观念,是要先生儿子。长子对于农耕文化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,男孩儿长到五六岁,就要下地干活,春耕踩田埂,冬天拉个小“辊子”压压麦苗。
    
    城市里没有男孩儿干的活,男孩儿只会淘气,女孩儿则不同了,女孩儿可以帮助妈妈收拾房子,有了弟弟,女孩儿就是保姆,妈妈忙家务活,弟弟就交由姐姐带了。能跟弟弟一起玩,哄着弟弟不哭的就是好姐姐;当然妈妈也赋予了特权,弟弟如不听话,可以打一巴掌。妈妈还嘱咐弟弟,要听姐姐话。
    
    这就能看出女性在天津人生活中的位置了,所以也造就了天津女性的自尊。天津人称女孩儿为大姐,就是在还不到姐姐的年龄,称妹妹,也要称大妹子。天津不兴称小妹,家里父母溺爱小女儿,可以唤小妹,到了公共场合,不兴称小妹,要称大妹子。过去在工厂劳动,常常听见女工呼唤:“大妹子,把什么东西拿过来。”亲切而又得体。男性师傅唤徒弟,熟了,也可以唤大妹子,但绝对不许唤小妹,唤小妹,人家要生气,那是很尴尬的事情。
    
    天津女性不欣赏“小”字,如今动不动就称“小姐”,这在过去是不允许的,女性可以称姐,但一定要称大姐。走在路上,对面过来一位姑娘,迎上去,大姐问您一下路。换成小姐,现在行,过去说你不怀好意,拿白眼珠子夹你,活该。
    
    旧日走街串巷做生意,看见有女性出来买菜,一律称大姑:“大姑,您要点嘛?”明明看上去只有十几岁,也是大姑。女性之间玩笑,“我的大姑奶奶”,表示这位女子不好侍候,要是说“我的小姑奶奶”,就略有微词了。
    
    天津,平民城市,家庭格局,老爹老妈,在家养老,吃闲饭,什么事也不管。老爹只要每天晚上有壶酒,老妈只要有件老棉袄,就是享福。男人出去挣钱养家,女人料理家务,大闺女是妈妈的帮手。男孩儿,混球一个,大街上跑,跑饿了,回家啃块饽饽。
    
    女儿渐渐长大,权力积累,介入的事情越来越多,下面弟弟妹妹,都听大姐支使;穿衣吃饭也是大姐安排,家境不好,吃饭有定量,大姐负责分份儿,谁也不许争执。家境富裕的人家,大姐安排一切,给母亲做参谋,所以,一家之中,大姐是最不能得罪的关键人物。
    
    不光是管着弟弟妹妹,大闺女还有权力参与家政。小说《骆驼祥子》中的虎妞,北京人,有权利数落老爹,敢和老爹翻脸,敢拍桌子:“你做的那些好事,别以为我不知道。”吓得老爹不敢吭声。天津大姐,没有虎妞的气势,斯斯文文,也有发言权。老爹在外面有了什么不良行为,老伴儿不能说,老伴儿说,老爹敢犯混,由大闺女说,老爹不敢“翻呲”。
    
    农业人口,重男轻女,城市家庭,女权主义。有钱人家,女儿尊贵,自视身价千金,娇生惯养;平民家庭,大姐当家。做生意开夫妻店,父母在外经营生意,家里交给大闺女料理,保证头头是道,没出嫁就学习当家。双职工时代,父母上班,大姐下学,烧饭烧菜,虽未必可口,至少进门吃饭,并且于家务劳动中培养了自信,结婚后也一言九鼎。在天津,“气管炎”之所以是顽症,此中颇有道理。
    
    平民家庭,女孩儿的社会接触是从买油买醋开始的,双职工家庭,女孩儿放学回来,发现家里没有油了,立即找出油票,算好钱,跑到副食店去买油,路上如果看见卖葱的,比店里便宜,还可以买捆葱回来,而且要挑好的,葱白壮的。点点滴滴,练就了一身本事,结婚成家,婆母面前,一把好手,再加上自己有工作、有收入,婆婆早就撂一边儿去了。
    
    自幼接触社会,遇事不怵,多高的衙门口,也敢进,拿得起,放得下,舍得脸。改革开放初期,滨江道摆摊,女店主吆喝,比男店主嗓门大;男店主个个坐在摊前,姜太公钓钱,愿者上钩。女店主,大嗓门喊叫:“出口转内销啦!”生意绝对火。不相信,就是现在你去逛滨江道,满街还是就只听见女人吆喝,男人都坐在摊前打焉儿。听着那个痛快呀,十足的天津气派。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天津女子道德观念重,中国有的地方笑贫不笑娼,只有天津这个地方笑娼不笑贫。家里无论多穷,没人笑话,女子至死也不会流落风尘。旧时代天津风尘女子多不是土著天津人,而是来自附近农村,来天津混事由儿,日久天长一嘴天津话。天津是曲艺之乡,但真正天津曲艺界的名伶,也很少天津姑娘,20世纪20年代,天津曲艺界,梨园行名伶多是从苏州一带流落到天津的,她们被贩到天津时年龄很小,对于自己的家乡几乎没有记忆。天津一位著名评戏表演艺术家,说到自己童年,只记得门外有一条小河,天津民房离海河很远,只有苏州一带江南水乡,门外才有小河。
    
    天津女子赶时髦
    
    天津女子赶时髦,天下闻名。
    
    在老老年间,天津人自然用不着赶时髦,那时候天津人最时髦;就算彼时北京是朝廷的所在地,但是,国都并不等于时髦。明代的建都北京,并不像唐代的建都长安那样,成了当时全世界最时髦的地方。比如日本的赶时髦,其实就是学长安,至今在日本随处可见的建筑,几乎大多有长安的昔日风貌。所以,在唐代,长安是世界最时髦的地方,恰如今日世界的巴黎。
    
    事实上,在明代定都北京之后,北京并没有发展成为一个时髦城市。北京虽然有紫禁城,但紫禁城外,却是一片土气;多少年来,北京不仅是建筑上守旧,北京人的意识也守旧,所以那时候中国最时髦的地方,不是北京,而是天津。
    
    天津为什么那时候时髦?因为天津水陆交通发达,南通江南,北连关外,而且,外通东洋、西洋,那时候,时髦的东西一定要先在天津兴起来,然后才会传到北京去。有时候北京不接受,那就只在天津一处地方时髦,北京人永远也时髦不起来了。最后,到了清末,一些追求时髦的王室成员,开始迁居天津了,为什么?就为了到了天津,可以享受现代文明,也就是可以过上时髦的生活;而住在北京,他就一点时髦生活也享受不上。
    
    当然,在清代末年,天津还不能说是全中国最时髦的地方,全中国最时髦的地方应该说是上海。但是,到底上海距离天津远,上海再时髦,也渗透不到天津来,所以,尽管天津不如上海时髦,但那时候的天津人却不肯学上海,天津人以为自己才最时髦。
    
    天津人开始向上海人学时髦,那是从上世纪20年代开始的,这时候无声电影兴起,天津人看到了上海人的时髦生活,于是天津人知道上海比天津时髦了。等到了上世纪30年代,有声电影大繁荣,大量在上海制作的电影进入天津,这才终于使天津人真正看到了大上海的时髦社会和时髦人生,于是从此开始,天津人开始向上海赶时髦了。
    
    任何一个时代,任何一个国家,兴时髦和赶时髦,全都是从时代女郎开始的,时代女郎们永远是时髦的标志。上世纪30年代,上海出了一种“美丽”牌香烟,而那时的天津则生产了一种“前门”牌的香烟;但是在天津,天津出品的“前门”烟,却卖不过上海出的“美丽”牌香烟,其原因,就是上海出的“美丽”牌香烟,烟盒上的图样是一位大美人,而且这位美人独具东方特色,身穿中式大衣,头戴西式小帽,以中国式的娇态坐在一把椅子上,脸上有中国式的微笑。就凭着这个香烟盒封面上的大美人,“美丽”牌香烟几乎完全占据了天津的香烟市场。而且最重要的是,由于“美丽”牌香烟的侵入,天津的时代女性开始了向上海美女们学时髦的热潮。一时间,天津的时代女郎们,全都是“美丽”牌香烟包装盒上大美人的装束,看着也煞是壮观。
    
    应该说,上海在中国的地位,是和电影制片业以上海为中心的这一事实,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。再到后来,流行歌曲盛行,从“春天里来百花香”,到“夜上海,夜上海,你是一个不夜城”,唱得全中国唯上海为时髦;这一下,上海在全中国的时髦地位,就再也没有任何地方可以替代了。
    
    上世纪30年代,天津人的时髦,其实就是赶上海,从吃喝穿戴,到待人接物,有身份的人是以和“上海人一样”为荣的。赶不上上海,就是“老侉”,就进不得大地方,就见不得大世面,自然也就成不了大气候。
    
    如今,老一代天津人的赶时髦,都已经是俱往矣了;新一代天津人的赶时髦,比起老一代天津人来,更是有过之,而无不及。如今天津人的赶时髦,说不上是赶谁,谁都赶,看着谁时髦就赶谁,北有北京,南有上海,改革开放又来了许多老外。看好莱坞电影,学好莱坞,崇拜中国电影明星,就学电影明星。谢园在一部电影里剃了一个小平头,满天津卫大街小巷,年轻人全是小平头,哪怕是正方形的脸型,也是小平头,越看越像豆腐干,自己也不知道好看不好看,反正就知道小平头时髦。
    
    十几年前一阵风,芥末黄为天津人所喜爱,于是女性每人一条芥末黄的毛线围巾,而且上身是芥末黄的外衣,足登芥末黄皮鞋,下雨天,芥末黄色的塑料雨衣,还有一把芥末黄色的雨伞,再加上黄脸汉子黄脸女士一张张黄皮肤面孔,扎扎实实把天津染成了一片芥末黄。恰好那时我有机会登上劝业场七楼楼顶鸟瞰天津市容,感觉活赛是黄河水流进了天津城,满街的芥末黄,煞是壮观也哉!
    
    芥末黄流行色一阵风过,时髦派兴起了喇叭裤。呼哒呼哒,大肥裤脚一尺多长,走起路来,扇起一街土。初起时,看着倒好潇洒,三二摩登女性,长发披肩,胸部坚挺,高高的身材,和谐的颜色,再有喇叭裤摇摇摆摆,果然别有风趣。但未及几时,喇叭裤风靡津城,少男少女,青年中年,从艺员职员,到学士靓女,再到贩夫走卒、引车卖浆者流,人人一对大肥裤脚,忽扇忽扇,把天津城忽扇得尘土飞扬。出门骑自行车,呀的一声,肥裤脚被自行车缠住的悲剧,真是出了不少。天津人赶时髦吃了苦头,没多少时间,肥脚裤不见有人穿了。
    
    又一阵风刮起,女性穿长裙,长到过膝,长到没脚踝,最长的要拖地。据做学问的人考证,这穿拖地长裙的时尚,是从外国电影中学来的,彼时彼际,《简?爱》、《巴黎圣母院》正在公映,拖地长裙,自然令人神往。只是女士们忘记了,人家洋妞儿、老外穿拖地长裙,室内有地毯,院里有草坪,出门还有马车好坐;而我中国女士穿拖地长裙,却实在只能是代替环卫工人扫马路。那一段时间,果然天津马路格外干净,说起来,此中穿拖地长裙女士的功劳不可埋没。
    
    长裙之风过去不久,物极必反,立即又兴起了短裙风,一步到位,同时更兴起了超短裙风。短到不能再短,而且有了名分,叫作一步裙。一件小裙在身,双腿只能迈一步,当然不是一大步,必得是一小步,这才有味儿,也才充分显示出了女性美。只是未过多久,天津的时髦女性又叫苦了,她们发现,这小短裙,原来是为走小碎步的女性设计的,这等女士没什么急事要办,也不必自己弯腰躬身地拾东西扫地,整天只要直着身子走路,或者是只要坐在椅子上,就算是尽到职守了。但是对于大多数女士们说来,她们要追汽车,要健步如飞地赶时间,到了工作单位,她们还必须时时地弯腰做事,这一下,小短裙不够用了,时不时地就要令女性感到不雅,觉得这衣服简直是在和自己为难,没有多少时间,就再没人穿它了。
    
    女性们赶时髦吃够了苦头,直到现在,天津女性也不知道自己应该穿什么好,依然是赶时髦。北京人穿什么,天津人就跟着穿什么,上海人穿什么,天津人也跟着穿什么,和人家穿得一样,就是时髦。
    
    一个地方的人民不能形成自己的审美情趣,在生活中不能形成独具个性的自我表现方式,这实在也是可悲得很。但天津人就是这样的一种活法儿,时髦赶了多少年,在赶时髦中体验人生,在赶时髦中享受人生。
    
    20世纪90年代后期,天津兴起了一种洋泾浜,还不是北京、上海姑娘的那种洋泾浜,天津女性的洋泾浜,羞羞答答,洋味不足,土气有余,听着煞是可亲。譬如天津姑娘的“拜”,不像北京姑娘那样,一个“拜”拉得好长,分成三个音阶“拜阿哎”,有韵有味。天津姑娘没那份耐心,充分发扬天津话的干脆利索传统,嘎嘣脆,放炮一般“拜”,发音短促,底气足,听着令人振奋。而且天津还创造了一种天津特色的洋泾浜,还是那个“拜”,丰富了,两个人说够了话,“拜吧您啦。”潇洒且又温馨,也是洋为中用了。
    
    操洋泾浜的女性,自然还有洋派包装。如何包装?从头做起,染发。最先摸索出来的办法,是用啤酒洗头,此时虽然也能看见街上有黄发美女过市,但黄得还不够亮丽。于是发廊推出了特色服务,进口染素染发,果然见效,一下,就黄到家了。只可恨新生出来的头发不黄,没过多少时间,时髦姑娘的黄头发下边就生出黑发来了,再过些时间,黑发越生越长,这半黑半黄的长发就煞是好看了。再加上洋派女性走路都要踮脚,这一下,长发就波动起来了,黑黄相间,这才知道洋人姑娘的彻底黄发原来一点也没有魅力,一发二色,才是最高时尚也。
    
    洋派女性,大多养宠物,于是养狗之风开始盛行。年轻女性养狗,中年女性也养狗,你家有个贝贝,我家有个莉莉,抱在怀里,千般娇爱,真是一道亮丽风景线了。宠爱宠物,人自然就要吃些苦,每到晚上不知多少姑娘出来遛狗,狗儿跑在前,姑娘追在后,狗儿跑得快,姑娘拼力追,狗儿四条腿,姑娘脚一双,狗儿赤脚,姑娘还穿高跟鞋,那一番美女追狗图,的确是人间美景。
    
    洋腔甩得俏,洋派学得像,女权意识觉醒,新女生对于后代,也有了新的包装。最新潮的包装,就是起洋名儿。什么洋名最新潮?天津女性有了新的选择,我家邻居生活维新,一天,女子抱着新生的宝宝向人夸耀说:“我们的小宝宝起了四个字的名字,娘的姓在前,爸的姓在后,全名叫张王宝宝。”我一听,暗自笑了。我的天爷,那港人女性于自己姓名前多一个字,那是她家老公的姓,可不是前面是娘的姓,后面是爹的姓,全错了。你家宝宝如今就是双姓,来日嫁了人家,如果还要加上夫君的姓,倘若夫君姓赵,那就应当叫赵张王宝宝了。
    
    赶时髦,学到这般地步,也就可爱了。
    
    赶时髦,天津人就是这样地活着的,而且活得也蛮好,如此,谁又能说赶时髦的人就是“老侉”呢?要知道,天下还有许多人赶天津的时髦呢。世界就是如此,你赶我、我赶你,就这样赶着赶着,生活就前进了,时代也就进步了,那美好的未来也就实现了。
    
    其实,赶时髦又何尝不是一种时髦呢?
------------------
泪眼无语, 细雨连绵千万缕。 纷繁心絮, 黄花向谁许。 灯火阑珊, 只是心落雨。 情乱处, 愿断流云, 魂归来时路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7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